毛澤東看潘漢年這么辦事對周恩來說:他不可信用

作者:
2019-06-18 13:46:03

1935年2月,遵義會議后潘漢年受命離開紅軍,南下經云南、香港轉上海然后輾轉到莫斯科向共產國際匯報遵義會議的情況。1935年9月中旬,潘漢年到達了莫斯科。而此時,王明已在共產國際的七大上當選為共產國際執行委員會委員、主席團委員和書記處候補書記,成了國際共運的最高領導人之一。這也是王明個人權望達到巔峰之時。王明聽了潘漢年和陳云關于遵義會議的會議情況,及該會國內前后情況的詳細報告后,對博古主動交權感到很遺憾,但對張聞天接掌則表示尚能接受。10月2日,共產國際執委會批準張聞天為中共臨時負責人,等于承認了遵義會議的結果。


毛澤東看潘漢年這么辦事對周恩來說:他不可信用

潘漢年

10月3日,王明決定派潘漢年和張浩(原名林育英,林彪的堂兄)兩人分別回國,向中共中央傳達共產國際七大文件和對張聞天的正式任命。由于不知道中央紅軍已經到了何處,也為了安全考慮,陳云建議張浩走陸路,潘漢年則走水路往回返。

張浩裝扮成蒙古商人,一路風餐露宿,但以最快的速度,就進入陜北革命根據地,打探中央紅軍的所在。僅僅從莫斯科出發后的一個多月,也就是11月9日就找到了中央紅軍。而這時潘漢年還沒有離開莫斯科。

潘漢年被要求執行更重要的任務。一是潘漢年在共產國際情報局學習“新編密碼辦法”和“第一套新編密碼”。因為紅軍長征,以及上海地下黨組織被破壞,中共原來和共產國際的聯絡密碼已經被國民黨破獲,不能再使用。所以潘漢年學習的“新密碼”對中共和共產國際再度建立穩定的聯系極其重要。為保密起見,密碼只能記在腦子里。所以潘漢年白天學習,晚上還要反復強記,不斷默寫,再燒毀。經過三個月的訓練,形成了機械化記憶,完全背熟。潘漢年領受的第二項任務是和國民黨方面建立談判的渠道。原來當時的蘇聯政府答應,只要蔣介石停止內戰,積極抗日,蘇聯就像當年支援孫中山和黃埔軍校那樣,全面支持和支援蔣介石及國民黨軍隊,并和蔣介石的國民政府簽訂友好互助條約(而后建立的中蘇特種技術合作所就是該保證下的產物)。而蔣介石政府當時能得到的外援,由于國際形勢,幾個強國的或者勾結,或者明哲保身,已經是杯水車薪。為了得到資金和武器裝備,蔣介石授意了陳果夫出面與中共高層聯系。于是在1936年1月17日、22日和2月3日,潘漢年在莫斯科同國民政府駐莫斯科的武館鄧文儀進行了三次談判,初步確定了該年7月在南京和國民黨代表陳果夫繼續深談。為此,王明讓潘漢年趕緊回國,向張聞天告之談判情況。王明再三強調:要向張聞天闡明建立反日民族統一戰線是當前的首要任務,也是唯一的能夠動員全國人民去與帝國主義作神圣的民族革命斗爭的策略。要中共中央把與蔣介石商談“合作抗日”作為最首要的中心工作來抓。

潘漢年此次回國頗經曲折,1936年2月24曰出發,5月中旬才抵達香港。潘漢年抵達到香港,得知中央紅軍已到陜北,而在上海由于李竹聲、盛忠亮的叛變,白色恐怖特別嚴重,進入上海相當的危險。此時又距和鄧文儀商定的7月會見陳果夫的時間已經很近了,潘漢年盤算著,先回陜北再來南京時間上恐怕來不及了,而且怎樣過上海也是個大問題。于是他在香港給陳果夫發信,告訴陳,他已到香港,讓陳果夫即刻派人來和他聯系。

美國圍剿中國大解密:內幕震動西方!

新華社特約經濟評論員2019-06-17

湖北11选5走势图